主页 > 当前生科 >两张红心A:《花与爱丽丝》

两张红心A:《花与爱丽丝》

2020-06-15  浏览量:683

两张红心A:《花与爱丽丝》

  岩井俊二的镜头叙事以忧伤梦幻的透明感着名。其中,2004年自短篇同名作衍伸而来的《花与爱丽丝》所呈现的情感结构,常被简化成一个关于两女一男的青春三角恋故事。然而,与其说《花与爱丽丝》是一个纯粹关于青春恋爱幻灭的梦境,不如说是一个展现女性情谊的另类成长故事。

  镜头以由两名少女在广袤荒野中行走作为开场。她们结伴一起走过乡间小路,然后搭上空无一人的电车。爱丽丝和花前后都说,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少女互相依偎,彷彿天地间只有彼此。   

  花与爱丽丝所共享的,是一种男主角宫本无法介入的亲密女性情谊。两名少女间互相依存的亲密情感关係并未被随后出现的男性角色破坏或消失。在两人分别与宫本产生的情感关係对照之下,反而显得更为紧密。

  而相较于花与宫本之间不知情之所起的爱情;爱丽丝对宫本的爱情,则只是她对父女亲情渴望的投影。在爱丽丝创造与宫本相处的虚假回忆过程中,所反映的只是她投射在宫本身上,对离异父亲幻影的追寻。她所叙述与複製的,也仅是她与父亲过往相处的经验。

两张红心A:《花与爱丽丝》

  岩井俊二将花与爱丽丝之间彼此相互依存的情感脉络刻画得非常明晰。爱丽丝是那个将住在花屋(花やしき)里的花带到外面世界的女孩。她邀请花进入芭蕾舞教室;在花为了圆谎时,尽责地陪她演好每一场戏,无限度的包容花的任性。

  爱丽丝对花的纵容并非单向的情感付出。爱丽丝在花的认知里,同样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风子与花在摄影展的对话突显了爱丽丝在花生命中的重要性。对花来说,爱丽丝是那个打破「花屋里不爱上学的可怕小孩」魔咒,前来拯救她的骑士。花为了爱丽丝走出花房,也勇于为了她,破除自己强行加诸于宫本身上的虚构记忆,放弃自己对宫本的爱情,成全对方的爱情。

  此外,做为片中重要象徵物的红心A扑克牌 (ハートエース), 与花与爱丽丝(花とアリス)之间日语读音的相似,似乎也遥应花与爱丽丝之间相互依存的关係。沙滩上四散的扑克牌里,原本应该只有一张的红心A,在时空交错之下,从一张变为两张。在沙滩上跨越时间维度,同时存在的两张红心A,是否也正投射出导演对于花与爱丽丝之间不可分割的紧密连结的想像?

两张红心A:《花与爱丽丝》

  岩井俊二在片中同食野描绘出少女们在经历幻灭的过程后,逐渐变得成熟世故的转变。当爱丽丝的谎言被揭穿之后,她对宫本与父亲的迷恋,彷彿也随着泪水与道歉一起烟消云散了。在把宫本捡到的,那张属于她与父亲之间过往记忆的红心A託付给宫本;用生涩的中文对宫本说出「我爱你」与「再见」的瞬间,她不仅仅是在对面前的宫本道别,同时也在对自己一直渴望与追寻的完整家庭和父亲的幻影告别。告别之后,爱丽丝才真正开始成长,开始面对自己,展示自我身为一个个体的独特性。这个场景过后,爱丽丝在杂誌试镜时开始变得主动积极,为自己争取到表现机会的爱丽丝在光影错落中真挚而梦幻的独舞,正是她与过去告别后,开始逐渐成熟的开端。

  花的成长则体现在校庆单口相声社团演出前的后台。此段的表现手法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舞台后,花的悲伤的脸部特写镜头、真挚的告白;舞台前,认真说着落语,动作夸张滑稽的社长与台下放声大笑的观众。叙事镜头交错之下呈现出两种分别被各自放大到极致的情绪,两个场景,一至哀,一至喜,形成荒诞而鲜明的对比。

  花与爱丽丝的女性情谊经历过时光打磨,变得更加稳固;而身为男主角的宫本则消失在镜头里,失去了话语权。在这段三角关係中,相较于男主角与两位女主角间各自的情感连结,少女间的情感构成在岩井俊二的镜头下更明显,吸引力也更强烈。花与爱丽丝之间互生互构的情感关係,彷彿正如沙滩上同时存在的两张红心A:看似相同,却又有不同之处。

电影资讯

《花与爱丽丝》(花とアリス)-岩井俊二,20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