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当前生科 >「诗像每个时代集体感性的slogan」──专访许悔之

「诗像每个时代集体感性的slogan」──专访许悔之

2020-06-11  浏览量:958

「诗像每个时代集体感性的slogan」──专访许悔之

「其实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确定的事;」许悔之笑着说,「我不擅长眼神接触,是总在寻求某种内、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许悔之从有鹿出版创社时就担任总编辑,一做十年。在这之前,许悔之不但在副刊、杂誌及出版社当过主编和总编辑,也拍过饮料广告、主持过电视节目──身为诗人,当编辑比较好想像,在萤光幕前亮相就比较少见了,更何况那是没法子可以随手自拍自录完成影像就上传到网路的时代。

不过,许悔之很明白:自己之所以答应那些邀约,除了朋友请託、增加收入之外,真正的原因是想要挑战自己。自我挑战是让自己更了解自己的途径之一,许悔之这幺做,与一个创作者如何看待自我身处的社会有关,也与一个创作者如何看待自我有关。

「我在解严前后那段时期当中成长、开始写诗;」许悔之道,「我常常说:诗是最美丽的不满,最温柔的抗议,在什幺时代写诗,诗就会反应那个时代。」

亲身参与过街头的政治运动之后,许悔之发现,「虽然社会里有党国机器这个巨大的目标,但除了世界,我也应该警醒地检视自己,包括内里与写作状况有否败坏。」许悔之以「抄经人」自居,认为「抄经」就是自我训练,而自己年轻时对社会议题的投入已经够多了,所以想将生活重心转向诗、佛法以及出版,专心把书做好。

因为如此,有些人认为许悔之变得保守了,不过面对的不管是外在的党国机器还是内里的自己,都是强度很高的对抗,而且后者不见得比前者轻鬆。「这两样都是对抗,但我只能集中心力做好其中一件事。」许悔之道,「我想得很清楚,如果我没法子把自己搞好,又怎幺希望世界变好?」

从外放转为内省,许悔之的思考转变不但可以从诗作散文里读出端倪,也能从事业选择上看出影响。「成立有鹿,是因为除了出版之外,我找不到更想做的事了;」许悔之说,「我很明白,我以经营者身分加入出版市场时,市场状况不是盛况走下坡的晚唐,而是已经岌岌可危的晚明、甚至晚清。有鹿的资金来源很简单,我只有一个股东,每年开一次会,我想的就是如何让公司存活,同时保有自由。」

许悔之说得客气,但有鹿十年的成绩的确有目共睹:出版量不大,但活得优雅。许悔之谈到公司里充满爱书、爱作家的同事,愿意与编辑合作、共同成长的作家,以及「因为胸无大志,所以才会获得这种结果;」许悔之解释,「我知道市场并不理想,但我很甘愿,所以不冒进,只想编好的书、编会让我快乐的书。」

要做到这点,许悔之慎选每本有鹿的出版品,倘若不适合出版社调性,就算是多年好友的稿子,许悔之也会委婉拒绝。不过,许悔之前阵子也正式卸下总编辑的职务,将之交予后继者,「我是个被欺凌的总编辑,有时好心帮同事写文案,他们还不採用;」许悔之哈哈笑着,「其实我从佛法和年纪里学到的,就是重视别别人的想法、看出别人的优点。我最有编辑能量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但让新同事来开创新时代,未来的有鹿就会比过去更好。」

一面谈到年纪,一面自承对于新物事新诗人作品阅读量并不足够,但许悔之分享的观察,显示他的说法多是因为谨慎内敛,而非不注意近年的诗坛作品。

「我觉得诗像每个时代集体感性的slogan,那是该时代诗人表达自己的方式,由集体意识聚汇,由潜意识变种;」许悔之表示,「新世代的诗人十分可喜,因为我的确在他们的作品里读出他们展现了这个时代的样子,连发表的载具都是具有『去权威』感觉的自媒体。」

许悔之认为自己是文学的进化论者,相信数位会带来更多改变,但同时也坚信因为资讯量大增,所以优秀的编辑不可或缺。担任Readmoo读墨电子书的当月店长,他的推荐书单同时展现自我特色,也包揉编辑考量:「从前我读书的胃口很大,什幺都读;现在眼睛不好了,所以能读的时间越来越少,读什幺都很珍贵。」许悔之说,「所以我选了自己年轻时会有兴趣读的书,也选了符合现在年纪的书。」

散文、小说、甚至还有理财书,显见许悔之的阅读口味的确杂食;不过书单当中只有一本佛学相关书籍,倒是有点出人意外。「我从小就发现,『阅读』是种让我收摄心神的方法,所以也不是一定要选宗教书籍啊;」许悔之又笑了,「有时我也想读些三八的书呀!」

►►五月店长许悔之「看世界的方法,有选择的阅读」精采选书!推荐书籍双书8折!

►►许悔之作品系列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