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当前生科 >「证券型代币」交易规範出炉,尺度难拿捏金管会一个头两个大

「证券型代币」交易规範出炉,尺度难拿捏金管会一个头两个大

2020-06-11  浏览量:320

「证券型代币」交易规範出炉,尺度难拿捏金管会一个头两个大

台湾官方版本的「证券型代币」(STO)距离正式上路,又更近一步,这也让台湾在区块链监管应用与金融创新的脚步,再次追上了全球领先群的脚步。究竟什幺是「证券型代币」?又会对金融市场产生什幺影响呢?

证券柜台买卖中心近日在「虚拟通货业务管理办法座谈会」上,详细的说明了他们对于 STO 的细部规範,最主要的核心在于「维持价格稳定」,有些交易所业者认为可以边做边改,也有人认为应该一步到位,从时间点来看,要看到 STO 在台湾正式上路需要加紧脚步了。

那幺究竟什幺是 STO 呢?这要从区块链、加密货币与 ICO(首次发行加密货币)谈起。

先说结论,STO 代表由政府规範监管,公司可以发行加密货币,吸引投资人购买,顾名思义,把加密货币当成一种股票来看待。STO 正式上路意味着,公司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让投资人购买,而无需上市,对于监管单位来说,肯定不能让它随意上路,前车之鉴就是 2017 年的 ICO 之乱。

加密货币泡沫化狂潮:ICO

ICO 是一种由公司发行自己的代币让投资人购买,藉此快速募资的手段。等一下,这跟前面说的 STO 不是一样吗?两者之间关键的差异在于,ICO 只需要发行人写定白皮书,公布发行的数量与币值后,就可以开始交易,甚至有人连白皮书都没写就开卖了。不难想像,2017 年区块链变成热门话题的原因,就是因为 ICO。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发行代币开始贩卖,而不明究理的投资者(中国用语称为韭菜),就傻傻的花钱投资了一个梦想,其实只是被残忍的收割了。

比买错股票更糟的是,这些 ICO 的发行人都不受法规监管,甚至连公司都没有正式成立,即使币值一落千丈,也没有任何补救机制,被骗的投资人只能摸摸鼻子认赔。

2017 年 ICO 的「公司」(很多根本没登记成立)中,99% 成为一场空,这也在 2017 年中导致了真正想要发展事业的公司对于 ICO 敬而远之,因为这 3 个字已经跟诈骗画上等号。大部分新创公司回过头来,继续写募资简报,找培育机构跟风险投资人,没人敢谈 ICO 了。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幺有人会以为这些虚拟的货币,真的有其价值?那是因为在 2016 年,比特币(Bitcoin)证明了它的价值。从 2009 年比特币网路诞生了第一个区块以来,它一直被漠视,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2010 年 5 月 22 日,一位软体工程师在论坛上表示,愿意用一万颗比特币,换取两盒外送到家的披萨,并且在 4 天后,他真的完成了这笔交易。当时他只觉得,可以用这种无国界、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交易「还满酷的」。前提是,他不能预知这笔比特币,后来的价值超过一亿美元。

这个故事同时也解释了比特币如何建立它的价值,因为有一群人崇尚这种无政府、去中心、超现实的存在,那就是网路骇客。在比特币出现之前,骇客如果接了案子,最头痛的不是怎幺完成,而是怎幺收取报酬,后来他们统一都收比特币。

货币的价值在于它能够换取什幺样的物品或服务,在骇客之后的故事我们就都很清楚了,2013 年比特币站上 100 美元关卡后,儘管价格起起伏伏,但是在市场上已经确定一件事:它有价值。2017 年,伴随着 ICO 狂潮,比特币价格突破天际一路涨到最高点的 18,000 美元。有趣的是,ICO 用的是以太币,比特币只是投资人眼中的「比较贵的币」。

由于比特币的本质是单一货币,如果要用来募资交易,会需要非常多的手续,因此 ICO 选择使用的是另一种加密货币以太币(Ether),它的优点是它能够执行智慧合约,当条件满足,它就能自动执行,而要使用这项功能就需要依附在以太坊区块链上。

对于想要 ICO 的人来说,以太坊无疑是首选。你可以设定交易日期、自动转帐,不需要一个个去执行。在当时发币,动不动就几千万美金的情况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优势。因此在 ICO 狂潮时,以太币的价值跟着暴涨 300 倍,当然也在 ICO 泡沫消失后,价值随之崩盘。

保护主义优先的 STO 规範

简单了解加密货币与 ICO 的历史后,就不难理解为什幺许多交易平台都企盼着 STO 的到来。我们可以简单的把 STO 想像成是一种政府监管的合法版 ICO,它将会拥有快速对外募资的优点,而「比较」没有诈骗风险。

STO 是许多国家金融监管单位都在研究中的项目,这种创新金融,很有机会带来新活水,但也担心再次演变成 ICO 乱象,因此各国都在研拟监管措施中。台湾金管会将规範管理权责交给柜买中心处理,在这次座谈会中,柜买中心明定了几项规则:

    若成交均价较前一营业日成交均价,上涨或下跌 25%,须停止交易 15 分钟。收盘前 15 分钟内,较前一营业日成交均价上涨或下跌 25%,当天不得再交易。同一营业日因涨幅或跌幅达前项标準,而暂停交易者,分别以执行一次为限。成交均价较前一营业日成交均价涨或跌 50%,必须暂停交易至收市。虚拟通货开始柜檯买卖首 5 个营业日及前一营业日,加权平均成交价低于新台币一元者,排除适用价格稳定机制。

这些规範目的是要避免过度的价格波动,损害投资人权益。此外,如先前架构中规範,发行人只能在同一平台发行虚拟货币,并需由证券商审核投资人之条件及公开说明书,自然人投资限制每案投资金额不得超过 30 万元新台币,从而减少大规模吸金诈骗重演。

而想要获得平台商认证,必须要资本额大于新台币一亿元,并缴交 1,000 万营业保证金。藉由平台商的把关,减少有问题的发行项目。

对于柜买中心的新规範,平台业者表示,虽不能完全满意,但是可以边做边修正。立法委员许毓仁则指出,区块链的优势之一是去中心、跨国界,然而 STO 规範却严格限制投资人资格,扼杀了外国资本挹注的机会。

美国目前已经上路的 STO 相关规定中,细分了几种发行人资格,其中 Rule 504 发行商的募资限额是 500 万美元,对于投资人没有资格限制;其他两种无限额的发行商,也有投资人资格限制。

毫无意外的,我们再次来到这个路口,面对创新与规範,收放之间如何拿捏,是监管单位永恆的课题,下週柜买中心将会再次与平台商和相关人士进行座谈,商讨出更进一步的细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